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龙族:小龙人转职美食猎人 > 第六十四章:料理河豚鲸,厨艺的魂系游戏

第六十四章:料理河豚鲸,厨艺的魂系游戏

“看不出来他们还是恶霸。”

恺撒笑道:“话说我们有机会见证河豚鲸的迁徙过程吗,我很好奇原种河豚鲸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楚子航一拍恺撒:“拔刀,快!”

路明非已经紧张地将匕首握在了手里,然后满脸警惕地看向了储存库之外。

因为外界有几头像是打入了一整套“保护伞公司病毒针剂套餐”的恐怖鲸鱼正在瞪着他们。

恺撒:“(意大利本地粗鄙脏话)!这是河豚鲸,你告诉我这是河豚鲸!”

“我现在知道你们东方人说的叶公好龙是什么意思了!”

这玩意儿一尾巴下来骨折都只能算乐观估计!

恺撒狄克维多在手,小龙人团队不约而同地点燃了自己的黄金瞳缓缓后退,死都不打算将自己的背身留给这种怪物。

“别激动,河豚鲸不会对你们动手的。”

陆灶说道:“淡定点,只是产卵的河豚鲸叫了家长朋友。”

路明非:“叫家长朋友那不就是准备打群架了的意思吗,灶哥这还别紧张?”

楚子航一愣:“等等,叫人......叫鲸鱼的意思是护航?”

恺撒懵逼:“护航又是什么意思,从体型来看那些产卵的河豚鲸才像是这头航母的护航编队才对。”

楚子航言简意赅:“就像是你抢了金库之后专门在外接应和开车逃跑的团队,算是专业性的团队作案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路明非:“噢噢噢!”

师兄以后咱们一起打gta吗,我车技顶天立地!

陆灶按住路明非的脑袋:“别鸡叫,老楚说对了,那头河豚鲸就是来护航的,汲取了大量营养的河豚鲸本身也是营养。”

“现在还没什么,但返程回到深海的时候说不定能遇得到可以吃下河豚鲸的猛兽。”

“走吧,你们得学着如何处理河豚鲸。”

......

“这是自由的感觉!”

外部观测站的顶层,恺撒站在大开的墙边享受着微风的吹拂和新鲜空气。

如果没有经历变动的话,他面前应该是一面专门为了赏景和采光的大型落地窗。

好不容易从那个充满恶臭的地方冲出来了!

“恺撒,准备好,我们要开始尝试料理河豚鲸了。”

楚子航说道:“为了提高一点成功率,我建议我们都用自己捕获的河豚鲸,毕竟在食欲感官当中我们已经看到过毒囊的位置所在。”

“因为我们之中除了老陆之外没人有趁手的厨刀,所以必须在这种细节上下功夫了。”

恺撒欣然点头:“没问题,我也是用过狄克维多切烤肉的男人啊。”

路明非突发奇想:“老大你砍过死侍吗,或者说砍死侍之后有没有及时做过清洁工作。”

恺撒:......

路明非说的有道理,处理河豚鲸之前搞瓶水先把刀身洗一洗,毕竟他可不像是楚子航那样能直接附着君焰高温消毒。

失败了那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但要是成功了的话,路明非这句话就足以让他在享用河豚鲸的时候感到有些膈应。

陆灶笑道:“加油啊,知道毒囊在什么地方算一回事,如何安全地将毒囊拿出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毒囊算是河豚鲸的安全心脏,摘取毒囊的难度就像是从一根中空的针灸针具当中拿出一根头发丝,并且期间头发丝不能动也不能碰到针具内部。”

路明非举手:“灶哥,我能用时间零取巧作弊吗。”

陆灶一愣:“呃,好像没有这样的先例,但应该不行。”

“河豚鲸的毒囊,以及身体各部分的毒囊管非常纤细,出错的话毒液就会泄露。”

“也就是说如果你打算用时间零作弊,那么你可能还得用自己的身体抵挡毒囊内破损出来的毒液,会死的。”

楚子航道:“我记得河豚鲸在去毒成功之后有特殊变化,身体好像会变得通透发光,就像是变成了一块质地柔软的宝石。”

路明非斜眼看过去:“灶哥都喝上鳍酒了,但是他旁边那一桶河豚鲸压根就没变色啊。”

楚子航和恺撒后知后觉地看过去,桶里的河豚鲸确实还是白色大蝌蚪的模样。

首先排除陆灶有一个能够消化毒素的铁胃。

因为就算陆灶有这么一个器官也具备相对应的素质,但美食世界的人怎么可能会愿意食用“残次品”的美味。

陆灶点头:“纤细料理的手法,能够在河豚鲸自身都不注意的时候完成去毒,不过这是进阶操作了你们现在学不了。”

“当初食义和食霸我都会,搭配上麻醉手法就能轻松做到,二狼那家伙更是这项技术的佼佼者。”

“滋溜,嗯,好酒。”

三人组:......

鳍酒的味道太香了,他们也要喝!

论起作弊,恺撒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最有可能成功的。

他的言灵可是镰鼬。

但是在尝试的过程当中,恺撒脸色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作个屁的弊!

他的镰鼬就像是妄图推动装满货品的集装箱的蚂蚁!

这河豚鲸的肉到底是怎么回事!

营养因为海压而浓缩,全身的杂质和毒素也被压缩成了毒囊。

全身的肌肉自然也是如此,一刀划进去之后满满的阻塞感。

恺撒的食欲感官发挥了作用,他感觉自己不是在处理一条六七十厘米的超大蝌蚪,而是在处理原种的河豚鲸。

言灵就像是他的手臂,而这几条手臂触碰在河豚鲸身上之后,那种沉甸甸的反馈就像是巨石一样压在心头。

恺撒更加认真了起来,顺带对于这个没把趁手的刀具连厨师都做不了的世界更加充满了食欲和好奇心。

只能依靠纯粹的肉体力量而不能依靠言灵,就连狄克维多上的炼金领域也不行,所以恺撒更加认真专注。

要是一不小心激发了炼金领域,河豚鲸的毒化就是必然。

场面安静了下来,陆灶也找了个角落继续享受鳍酒,避免香气和声音影响到他们的状态。

至于最后的成功率,陆灶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每个人能成功一条就算不错了,相性不和的老楚更是有可能大满败。

老楚他们和小松相比食运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们具备小松没有的特殊能力,以及相对应的战斗经验和“强者心态”。

毕竟基佬漫,小松也就只有阿虏面临死亡威胁的时候才会硬气起来,见谁都敢拎着梅尔克菜刀砍。

就“捕获河豚鲸”的这个时间点的小松来看,和目前的小龙人算是半斤八两各有长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