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大明逍遥 > 二十七 道貌岸然

二十七 道貌岸然

因为之前亲眼见过野人力挫巴蜀四灵的闪电般快捷强悍的神功,所以当野人刚才谈笑间露的这手力断铁藤的功夫时,也只是顺理成章的在淳于荷的心中翻了个小波浪而已,可是云飞扬就不同了,他自持天分极高,再加上确实有那么点儿引领长江后浪的武林少侠的江湖浮名,所以虽然心有不甘地奉承了野人几句,但心中依然有些不服,因为武功的高低毕竟不是拼蛮力,在一场真正的生死决斗中,真正要靠的还是武功的修为以及见招拆招的应变能力,而眼前的这个野人甚至连刀剑都没有带上一把,是不是说明他只是徒有蛮力而无武功招数的莽汉呢?

正在思忖间,云飞扬突然听到妤竹问道:“云大哥,听说那朱家比武招亲的擂台赛一下子吸引了最近江湖上侠名兴盛的所有少年才俊的热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云飞扬一听妤竹问擂台赛的事,不得不撇开对野人的种种揣测,如公式般抬眼微笑地望着妤竹说道:“中华英雄大赛前两届比赛的成功举办,的确引起了江湖各路豪杰的兴趣,不过,因为前两届获得中华英雄前三甲的人全是不知名的野侠或江湖小门小派中人,所以影响力还是相当有限的,我估计主办方可能为了吸引更多的武林高手参加,所以才放风说燕王将借此机会选胥,由于举办方的正式说法只是朱长河的女儿择优选胥,因此,燕王选胥的传言多半应该是个噱头。”

“噱头?”

“对,应该是个噱头,不过,对于一般的江湖人士而言,自出道以来,从不以真面目视人的朱长河的女儿也还是有相当吸引力的,所以参加海选的人数比前两届几乎多出了三四倍,其中也确实有一些武林好手,不过就海选和初赛来看,绝大多数人也只是些泛泛之辈。”

野哥一听云飞扬的口气似乎很瞧不起那些参加擂台赛的武林人士,于是就打着哈哈笑道:“泛泛之辈啊,看来那朱家的小姐形貌肯定属于驴踢马踹级别的了,要不然,像云大侠这样的武林什么什么熊们怎么会不报名参加呢?”

淳于荷一皱眉,心道,看来这家伙还真没教养,人长得虽然很帅,可是说话怎么总带股吊儿郎当的味呢,纵观自己的未婚夫云飞扬,就显得儒雅出众多了,再说,他对云飞扬揶揄也就算了,怎么还对人家朱小姐评头论足呢?要万一那比赛彩头真是燕王女儿的话,你小子岂不是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行,一定要杀杀他这种恶习,不然,日后在江湖上行走即使不被人家宰掉,也会越变越坏,绝对不允许眼看着再出现一个坏人,想到这儿,淳于荷便接茬道:

“喂,野人,人家云少侠说的是比武,你干嘛非要扯上朱家小姐呢?再说了,据说那朱小姐不但武功文采出众,而且生得如天仙下凡一般,你怎么能信口雌黄说人家朱小姐相貌丑陋呢?”

嘿,这才什么时候呀,你就拿你那八字没一撇的狗屁未婚夫当宝贝给护上了?不就是脸比哥长得白些,马屁比哥会拍得更不要脸些,样子装得比我道貌岸然些吗?凭什么他侃侃而谈就是金银珠玉,而野哥我发表的见解就是狗屎一堆?再说了,有我号称美女克星的帅哥野人在身边惦记着,你姓淳于的想嫁给别人?门儿都没有!

野哥心里一百个不满意,可是嘴里却故作惊讶的说道:“贺兄此话何意,我这话可是顺着风流倜傥、道貌岸然的云少侠的意思说的呀?”

“喂,野人。你说云少侠风流倜傥也就算了,怎么能说人家道貌岸然呢?那可是一个贬义词耶。”

妤竹一见野人竟然说云飞扬道貌岸然,心里不觉好笑,这家伙看来果然是不学无术,随便从哪儿整来个词就往上用,哼,这下你可是在学富五车的姐和姐夫面前把人给丢大了,不过,看你那傻得可爱的样子,妹妹真的好喜欢哦——

野哥看了一眼天真无邪的妤竹,心道,小丫头,你以为我堂堂美女克星、你未来的姐夫不知道道貌岸然的意思呀,你大哥哥我在二十一世纪那也是省状元,堂堂xx学子,相当于你们今天的进士,我不学无术,你见过有哥这么不学无术的人吗?不过,你野人哥哥我最拿手的就是逗人玩儿,今天就索性连你小丫头也逗逗:

“是吗?真滴是贬义词?难道把人比成道士就是贬义?那武当山的老道们岂不是要一百个不乐意了?”

“扑哧——”淳于荷一下子憋不住笑出了声,“野人,看来妤竹说的还真没错,你可真不是一般的不学无术,不过,对于一个在悬崖下独自生活了十几年的人来说,能说出几个词也算不错了,还是我给你解释一下道貌岸然的意思吧,道貌,指的是人的正经严肃的容貌,并不是说什么道士,岸然,指的是高傲的样子。人们现常用它来讽刺那些故作正经,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野哥见云飞扬本来白嫩的脸已经变了色,就假装什么都不懂地笑道:“哦,原来道貌岸然是说某些人故作正经,实际根本就不是东西的人呀,我真是该死,我怎么能说云少侠不是东西呢?再怎么说倜傥风流的云少侠也是个大大的东西呀?不如这样,我把道貌岸然这词给收回去,改成神马浮云,神马浮云总可以了吧?”

妤竹一听野人说把要把道貌岸然一词换成神马都是浮云,可是,收肠刮肚想了半天也没弄明白什么意思,于是就忍不住问道:“喂,野人哥哥!你说的神马浮云到底什么意思呀?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啊,你问这个啊,这可是小时候我老家那儿经常夸人的话,反正那神马啊,浮云啊都是会飞的东西,云大侠呢,肯定也会飞,所以嘛,我觉得这个形容肯定合适,你说是吧,云大侠?”

云飞扬本来非常生气,可是没等他发作就被淳于荷拦了过去,后来又听说野人几乎未接触过人世,心里虽然别扭,可碍于维护个人形象问题,所以只好忍了下来,现在见野人貌似很诚恳地说把刚才说过的道貌岸然改成神马浮云,虽然他不知道神马浮云的意思,可是听野人那么一解释,也就以为那就是句夸人轻功好的方言,所以刚才有些变色的脸也就重新好看了起来……

听野哥解释完神马浮云的意思后,云飞扬便也只好不懂装懂地笑道:“野兄不要太过自责了,口误嘛,我叶某岂会放到心上?不过,你那句神马浮云还真有些意思,长见识,长见识,哈哈——”

淳于荷见野人一脸诚恳地向云飞扬道了歉,便也以为那神马浮云是一句夸人功夫好的话,所以就把话题重新转到朱家擂台赛方面:“云兄,刚才你说那些参加海选和初赛的人大多是泛泛之辈,请问是比赛的级别不够,还是另有隐情?”

“这个嘛——”云飞扬轻轻端起酒杯饮了那么一小口笑道,“的确如贺兄所言,第三届中华英雄大赛报名的人中确实有一些在江湖上声名鹊起的少年才俊,自然也包括一些年龄较大但武功高强的中老年侠客,因为他们都已经成名江湖,如果再去参加海选的话,怕被人笑话,所以便被朱大侠恩准直接进入到复赛了。”

云飞扬说话时并未放下手中的酒杯,只见他神态自然地一边侃侃而谈,一边潇洒地在手指上把玩着那小巧玲珑的酒杯,说也奇怪,那酒杯仿佛着了魔似的在他那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滴溜溜以不同的角度飞速旋转着,而杯中的半杯酒竟然滴酒不洒。

野哥虽然身手敏捷迅猛,可是内功修为却非常一般,如今见云飞扬如杂耍一样把玩着手中半满的酒杯,就知道肯定是用了很高深的内功利导所致,不过野哥只顾喝酒,连夹都没有夹云飞扬一眼。

淳于荷自幼接触天下各派武术,如今见云飞扬不动声色地露了这么一手依靠深厚内功作为支撑的云家家传的弹指绵掌,便轻轻点头笑道:“云家名扬天下的弹指绵掌果然了得,佩服,佩服。”

“雕虫小技,让贺兄取笑了。”云飞扬得意地冲野哥看了一眼,心道,这回你这整天跟猴子打交道的家伙服也不服?

野哥什么人,他见云飞扬有意对他露了这手功夫,就知道是想找回刚才丢失的面子,可是他野哥不吃这套,你不是内功修为好吗?老子直接无视,哼!气死你后,老子直接就娶你的未婚妻为老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