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嫡姐重生庶妹穿越,我只想苟命 > 第224章 离府

第224章 离府

见颜沐禧神态自若的逗弄明欣,颜沐清悬了一日的心微微放下些。

“世子去北疆,二妹妹提前可知晓?”

“不知,不过也猜到了几分端倪。”

颜沐清又问,“那二妹妹今后打算怎么办?”

颜沐禧没有回答颜沐清的问题,默了片刻后,她闷声道:“大姐姐,对不起,我可能要提前下船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就此作罢吧!”

颜沐清怔愣住,反应过来颜沐禧话里的意思后心下大惊,她不确定询问,“二妹妹这话是何意?”

因明欣患了风寒,她并未出席除夕宫宴,且近段时间也一直未见过颜沐禧,并不知除夕那日具体发生过什么。

“除夕那日,我被睿王欺辱,颜永臣及时出现救了我,他当着我的面杀了贤王,睿王和辰妃的死,应也是他的手笔。”

听完颜沐禧的话,颜沐清震惊到无以复加。

她猜测过睿王、贤王的死与颜永臣有关,但没想到颜沐禧曾被睿王欺辱,更想不到颜永臣竟胆大到,当着颜沐禧的面杀皇子。

震惊过后,她颤着声音问,“所以,二妹妹是怕了?”

“不是怕,是自顾不暇,无法再遵守与大姐姐之间的约定。”

颜沐禧顿了下,又道:“大姐姐有所不知,帝王忌惮荣王府,忌惮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当初的秀才娘子案,虞晚泰没有如帝王的意愿替睿王背锅,才有了除夕那日睿王对我的欺辱。如今虞晚泰奔赴北疆,帝王是不会放过荣王府的。于眼下的我而言,帝王比颜永臣更可怖。”

“怎么可能?”颜沐清无法相信。

前世的虞晚泰也去了北疆,后建功立业回洛都,远景帝并未对荣王府做过什么呀!

等等,虞晚泰去北疆后曾失踪过几年,后来立下大功被封官时,才亮出了荣王世子的身份。

难不成虞晚泰隐藏身份并不是想摆脱家族庇荫,而是因帝王的猜忌不得已而为之?

颜沐禧唇角漾起苦笑,“事实便是事实,我有何理由要骗大姐姐嘛!”

缓了好半天,颜沐清才消化掉心头的惊骇,接受事实,“那、二妹妹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若请求和离归家,可否有希望办得到?”

“天家赐婚,哪有可能和离嘛?我就算死了,也摆脱不了皇家宗妇的身份。”颜沐禧面上的苦笑放大。

颜沐清瞪眼嗔怪,“二妹妹说什么胡话,事情还没遭到无可挽回的地步。咱们想想办法,总会有法子解决的。实在不行去求颜永臣,他能帮你一次,定也能帮你第二次。”

颜沐禧觉得讽刺,用尽法子想要对付的人,关键时刻竟成了救命稻草。

不想再就着无用的话题谈论下去,她转了话题,“大姐姐也莫要净安慰我了,如今恩怨是非已大致明了。颜永臣走的是不归路,他和他背后的人不可能放过太子,大姐姐可想好了今后如何应对?”

“暂时没什么头绪。”颜沐清叹气,她是真的愁。

自打颜老太太出事,千媚便失了宠爱,她和太子的关系又恢复了往日的亲密。

平日里,她没少在太子面前上眼药,本以为会有些作用,可最近发觉,对于她的枕边风,太子压根没往心里头去,对颜永臣依旧信任的紧。

颜沐禧也看出来了,颜沐清、太子,包括太子背后的苏家,单拎出来哪个都不是颜永臣的对手。

“大姐姐若不想重蹈覆辙,自己和亲近的人再次如梦中般凄惨离世,便及时抽身出来吧!”

颜沐清止口否决,“不可能,我是上了皇家玉蝶的太子侧妃,明欣是皇家郡主,就算不顾忌太子,我们母女也没可能从沼泽中抽出身。”

颜沐禧早猜到她是这番回答,“大姐姐若不愿抽身,便豁出去放手一搏。太子指望不上,便拉上苏家、薛家一起,想办法将太子的储君之位坐稳了。有可能的话,早些推太子登位,到时方才能获得真正的安稳。”

如今之局面,唯有将众力聚集在一起,方有改变大势的机会。

苏家和薛家手中虽没有兵权,可百年清流世家大族的底蕴是帝王都极其忌惮的存在。

且他们与太子本就绑在一起,若能齐聚力量早些助太子登位,一切难便都不再是难。

“二妹妹,这、”颜沐清惊诧到说不出话来。

远景帝正值壮年,早些助太子登位,等同于是谋反。

“我言尽于此,大姐姐好生思量吧!”颜沐禧不欲再多说。

颜沐清有预知未来的能耐,她已经为其指明前路,能否将路途走通,便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短短两三日的功夫,荣王妃被荣王休弃,荣王世子只身奔赴沙场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

有人说荣王有了新欢,故而舍弃了母子二人,还有人说荣王世子不是荣王的亲生子,荣王一气之下才做出了休妻弃子的愤怒之举。

外界的纷纷扰扰,颜沐禧已分不出心力去计较。

荣王妃用参片吊着最后一口气,庄子那边已备好了棺椁,只等着将人送去下葬。

出发这日,颜沐禧几乎一夜未眠,天不亮便起身开始梳洗。

见银夏穿戴的不是府中下人的服饰,她不悦询问,“银夏你这是作何?咱们之前说好了,冬玉陪我去庄子上,你们三人暂且留在王府。”

“冬玉的心思不够细,婢子怕她看顾不好世子妃,府中有金春和秋珠便可,婢子和冬玉陪小姐去庄子上。”银夏语气眸光皆异常坚定。

“银夏~”颜沐禧冷了眸子呵斥。

“世子妃若实在不允婢子跟着,婢子便雇辆马车跟在王府的车马后头,偷偷的去。”银夏鼓着脸威胁,少见露出孩子气的一面。

颜沐禧收敛眸中厉色,无奈叹息,“罢了,你若非要跟着,跟着便是。只是有一点必须牢记,在我这儿,谁的命都是命,没有尊贵卑贱之分,莫要做出痴傻事。”

银夏赶忙点头应下,“婢子记住了,婢子定不会做傻事惹世子妃伤心。”

主仆几人到竹香堂时,荣王妃已被抬上了马车。

听到动静,老荣王从马车上下来,“替父王送你母妃一程,好生将她安葬。”

颜沐禧点头应下,“父王放心,儿媳会好生安葬母妃的。”她想了想,小声问,“父王确定不去送母妃一程吗?”

“不送了,活着时一身负累,这临了,便让她轻快些上路吧!”老荣王摆了摆手,转身进了院子。

看着老人家又弯了几分的背脊,颜沐禧忽觉得鼻头发酸红了眼眶。

戎马一生到头来落得妻离子散的下场,何其悲凉!

天色露出鱼肚白时,车马缓缓驶出了城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