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重生大宋:原来我竟是世家公子! > 第304章 怨念深重的云芊娇

第304章 怨念深重的云芊娇

云芊娇显然是长久压抑的哀怨此刻得以爆发,即便是向来自称看透一切的萧青儿,也未曾如此愤慨地质问耶律延禧的眼盲。

尽管她曾扬言要取耶律延禧之命,

但在情感上,云芊娇内心的怒火显然要比萧青儿更为炽烈。

以至于她初次遇见李询,便将自己多年隐藏的一面彻底展露出来。

李询默默低下头,仿佛忽视了云芊娇的话语一般,他的举动就像是一个真正的修炼者侍从,不随意听闻,不妄言非议,更不轻易流连于眼前的诱惑。

尽管刚才他动作敏捷地替云芊娇褪下了衣物,

但他从地上捡起一件属于萧青儿的月牙白色仙裙,仔细查看一番,甚至还将它贴近鼻尖轻轻嗅闻。

云芊娇见状,轻声问道:\"你……竟是喜欢闻皇后的衣物香气么?\"

\"并非如此,我只是想为你寻觅一件洁净的衣裳罢了。纵然这些衣物已遭皇后弃置不用,但也总不能让你随意穿戴其中一件便前往纷扰之地吧。\"

\"你平日唤她作青儿,那不如就叫我阿娇吧。\"

李询拿起衣裙,在赤裸的云芊娇面前比量尺寸,自始至终,他并未多瞧她一眼。

对于女子之美,李询见多识广,自然无需如同某些怪僻之人,如高世德一般,痴恋窥视他人妻妾。

\"这件衣裙似乎是未曾穿过的,尺寸与你也相合,只是略微宽绰些。还是穿上吧,实际上这是一种心灵的病症,只要悉心调养,总会痊愈的。\"

说着,李询持衣为云芊娇披挂整齐,而云芊娇则顺从地让他为自己装扮。

然而,李询并未回答云芊娇先前提出的问题,未曾提及是否会随她一同离去之事,亦未继续接续她其余的问话,仅是轻描淡写地提及了她的兴趣所在,仿佛是在安抚,又似是随口一提。

云千娇之意昭然若揭,欲借李询之力,联络萧青儿,共同抵挡刘蓉蓉的压力。她早已寻觅良机与萧青儿联手,然而正如其所述,整座宫殿都在刘蓉蓉严密的监视之下,每个人都生活在刘蓉蓉的阴霾笼罩之中,一举一动皆难逃其耳目。

云芊娇行事需谨慎,不敢轻易信赖身边之人,犹如萧青儿一般。无人可托以传递消息,她心中不安。同时,她亦不敢亲自出面,因害怕不慎便可能遭致刘蓉蓉暗中报复,如同陷入无底深渊般难以自救。

今日之机缘,云芊娇未料竟如此轻易降临,并觅得了一位日后的联络枢纽。然而此刻的李询,却无法洞悉她的真心,更不敢轻易信从她的话语。甚至于对于她方才所述,李询仍存有疑虑,揣测是否为刘蓉蓉授意之言。

初次相见,李询尚未明晰云芊娇所处的具体立场与身份。毕竟她与刘蓉蓉一同前来,是由刘蓉蓉亲自邀约。单凭这一点,便足以令李询对她生出猜忌之心。

刘蓉蓉深知李询并非易于对付之辈,故不会使用低端手段加以对付。她要激起李询心中的疑惑,使其疑窦丛生,思绪繁杂。当诸般杂事纷至沓来时,李询必无法兼顾周全,思考判断难免有所偏颇。

刘蓉蓉终极目标乃是将李询纳入己方阵营,而经由云芊娇之手只是权宜之计,绝不会放任李询长久留在云千娇身边。因其并不信任云芊娇,然而此时此刻,刘蓉蓉唯有借助云芊娇接近李询。

云芊娇年华正好,性格众人皆知,其“率性天真”在刘蓉蓉眼中无异于愚笨。刘蓉蓉无意直接从云芊娇手中夺取李询,哪怕是在云芊娇面前,她亦不会轻举妄动。因为她还需借助云家的力量。

因此,这份不信任使得李询对云芊娇产生怀疑,正是这一切纷争纠葛的开端。一顿看似平常的共宴邀约,却牵出了这宫廷之内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与勾心斗角。

此宫内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心机深沉?如今看来,似乎刘蓉蓉已然占据了上风。在这皇宫之中,耶律延禧的女人,仿佛都成为了刘蓉蓉随手可利用的棋子。

她甚至连向耶律延禧禀明情况的想法都没有,她内心深处渴望能够清除宫中所有女子。这位自私自利的刘蓉蓉,窃取国家情报机关为己所用,实乃保身夺权之举。

然而换个角度来看,她的这般作为,或许也可视为一种谋求上位的生存之道。

李询此刻,对于云千娇显现的首份不信,源于她是应刘蓉蓉之邀而至。

其二抵触,则出于萧青蝶先前所言,警告他莫要轻易落入她的彀中。

至于第三点,乃李询自身察觉到云千娇太过率真直露,毫不掩饰地展露自身意图。

太过坦诚直率!此般突如其来的坦率,使得李询无暇深思熟虑。

毕竟,一个人的言行背后皆有目的,这是修行世界中不变的道理。

然而,李询尚未悟透,这正是云千娇急于表达的急切之情。

她在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迎来这一刻的机会,决不愿错过与外界建立修道同盟的大好时机。

此刻,李询已引领云千娇步入了萧青蝶的秘密修炼之地——那处存放萧青蝶私人修炼物资之处,同时也是其放置衣物的隐秘之所,位于萧青蝶居所最深处。曾几何时,他们在此处审讯过名为婉儿的女子。

李询自然不会将萧青蝶此刻仍需穿戴的衣物交给云千娇,因其接下来将会参与到修炼膳食的准备工作中。待到夜晚过去,云千娇穿过的衣物便会被萧青蝶弃置不用。

若非李询今日带领云千娇来到此处,后者或许仍将疑惧未决,因不知何处暗藏刘蓉蓉布置的眼线。

当她们途径萧青蝶闺房时,云千娇发现床上赫然并列着两个枕头,两条被褥亦皆展开铺平,这分明昭示着此床乃是两人共眠之地。

在这皇宫之内,除了耶律延禧这位远在京外并未造访此地的君王,能够躺上皇后床榻之人,恐怕唯有眼前这位男子。

这也正是云千娇向李询意味深长提及“皇后姐姐甚懒,你倒也不加约束”之意,暗示其中存在一处可被利用的疏漏。

然而,李询却误以为云千娇是在评论萧青蝶的修炼物资库杂乱无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