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全世界都在炼气,只有我在炼体 > 第259章 鬼船1

第259章 鬼船1

曾文宇并不关心白洁她们要找的东西,他关心的只是这个“白洁”口中所说的身体,他需要在其他几艘鬼船上找到她和玄玄的身体,这样才能将真正的白洁和小狸救出来。

“你要让我找你们的身体,最少要给我一个能够抵抗这些鬼气的东西吧?不然在那几艘鬼气更甚的鬼船上,我才登船,恐怕就要被鬼气侵蚀了,到时候别说是你们的身体,就连我自己都有可能沉沦。”

登上花宗的大船之前,曾文宇可是看到过其他几艘鬼船上的情况的,那些鬼船上的鬼气要比这里还浓,仅仅是这里的鬼气就已经贴着他的身体了,要是真的去到那几艘鬼船上,他相信保护自己身体的这一层薄薄的薄膜一瞬间就会被鬼气冲破。

“白洁”听到曾文宇的话,她歪着头想了想,将左手放在玄玄的面前,玄玄呼噜了几声,从口中吐出一方小小的方印到她的手中。

“这是鬼印,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但是能够帮助你掩盖住活人的气息,帮助你抵挡两个时辰的鬼气,不过也只有两个时辰的时效,要是超过这个时间你还没有从鬼船上回来,鬼气会立刻灌入你的身体,将你变成不人不鬼的傀。”

不人不鬼的傀?曾文宇还是第一听到这样的称呼,想想刚才在二楼追着他的那些被鬼气侵袭的修士,那种身体的坚硬程度以及呆滞的眼神,不得不说被叫做傀还真的有点形象。

看到还没有动作的曾文宇,“白洁”将鬼印放在她身前的桌子上:“你不要鬼印吗?鬼印从制作出来,就开始算时间了哦~”

曾文宇听到这话,立刻将脑子里的想法全部屏蔽,他走到桌前将鬼印拿起,给“白洁”扔了一句等着,整个人立刻从这离开,朝楼下飞奔。

一路飞奔,路过檀香和林珊珊那边的时候,他看到两女还在苦苦支撑,他大声的喊两个人一定要撑住,接着头也不回的继续飞奔。

有了鬼印在身上,那些鬼气察觉不到他活人的气息,自然也不会阻挡他的视线和身体,仅仅十几秒的时间,全力飞奔的曾文宇就已经跑到甲板边缘。

站在甲板边缘看着旁边的鬼船,那些鬼船上的鬼气已经不再阻挡他的视线,他可以看到鬼船上到处都是影影绰绰的影子,那些影子不断地在鬼船上移动,不过那些影子都会下意识的避开他,偶尔有撞在他身体上的,也都从他的身上穿过。

用力跳到一艘鬼船上,两艘船之间的距离不远,但落地的时候曾文宇还是听到脚下的鬼船发出了“吱呀”的声音,那声音立刻让鬼船上的影子停止移动,曾文宇立刻屏气凝神,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影子,还好它们似乎并没有发现曾文宇,几秒之后就重新朝花宗的船上飘去。

“呼……”长舒一口气,放松身体,曾文宇开始快速在鬼船上寻找起来。

鬼船很破旧,甲板上面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窟窿,那些窟窿中不断地有如同实质一样的鬼气升腾,同时不断地有影子从那些实质一般的鬼气中走出,躲开这些窟窿,曾文宇顺着甲板上的门进入鬼船的内部。

鬼船的内部是一间又一间屋子,这些屋子无一例外都是破旧的,里面也有很多床铺和生活用品,只不过这些东西早就已经因为湖泊上的水汽长满了青苔,还有很多虫子在这些青苔上爬来爬去。

顺着船舱中的道路一路走下去,这里除了青苔和那些虫子以外,还有非常多黑色的人骨,这些人骨靠在船舱的墙壁上,一点腐烂的痕迹都没有,似乎没有被水汽和时间影响。

为什么知道这些黑色的人骨没有被影响?因为在进入船舱的深处后,曾文宇的前方堆积着大量的人骨,人骨后面是一扇关着的门,曾文宇想要过去就不可避免的从这些人骨上踩过去,而这些人骨在曾文宇的踩踏下一点事情都没有,甚至都没有散架。

踩着那些黑色的人骨走到尽头那关着的门前,这扇门上贴着一张符咒,门的旁边是用鲜血写着的提醒:此处关押天七大陆神火门老祖,以我辈修士骸骨镇压!

门旁的字非常显眼,而且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的时间,这血字依旧像是刚刚写上去的一样,上面的鲜血都像是要从墙上流下一样。

看着眼前的门,曾文宇犹豫了,就算他不知道天七大陆神火门的老祖到底是谁,但能被龙老召唤的鬼船镇压在这里的,一定是当年龙老战天的时候的敌人,甚至有可能就是之前他梦中落下毁灭白光时,在地面上和修士们战斗中的对方修士其中的一员。

“里面的那个神火门的老祖一定不是能够轻易放出来的,毕竟用符咒封门,还用修士的骸骨镇压着,同时还写着提醒的话,我要是真揭下符咒将他放出来,恐怕会酿成大祸!”

就在曾文宇这么想着的同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哪怕他已经用尽全力抵抗,可他的手还是慢慢的伸向门上的符咒。

在曾文宇的手即将接触那符咒的时候,“哗啦哗啦”的声音从他旁边响起,那些原本躺在地上,连他踩在上面都没有任何反应的人骨突然动起来,接着一只骨爪抓在他的胳膊上,将他伸向符咒的拉住。

“后辈,这符咒可不能揭下来,不然天一大陆会重新陷入危险当中。”拦着曾文宇胳膊的那具骸骨突然开口。

曾文宇身体一个激灵,整个人猛地朝后退了两步,他看到那具骸骨的眼睛里出现两团蓝色的火焰,而那声音也是从那两团蓝色的火焰中传出的。

大口的喘了几口气,曾文宇才开口:“不是晚辈要揭下那符咒,只是我的身体刚刚不听自己的使唤,突然就朝那符咒伸手。”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会只是抓住你的胳膊,而是直接将你的心脏掏出来,让你成为这里镇压的骸骨之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