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傅太太勇闯娱乐圈 > 第275章 副cp番外:护她

第275章 副cp番外:护她

祁警官轻咳一声:“你们坐,别站着。”

说完,转身抬步往饮水机的方向走去,弯腰取出两个一次性的杯子,给两位接了半杯热水,随后又接了半杯冷水,相冲得来了温水。

然后往两人走过去,手里的两杯水放在两人面前:“先喝点水,这天怪冷的。”

“谢谢。”

“谢谢。”

两人异口同声,但默契的谁也没去动面前的那杯水。

祁警官在两人对面坐了下来,清了清嗓子:“麻烦沈小姐您在详细说一遍,李莉跟踪您,给您寄恐吓信的时间,我们好调查小区的监控。”

沈书言垂着眸子,看不出什么情绪,把李莉什么时候跟踪她,收到恐吓信的时间简单的说明。

下一秒,桌下的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手覆盖,偏头,掀开眸子看向手的主人。

苏洛朝她勾了勾嘴角,手心时不时轻拍一下她背,眼神示意她放心,有他在。

“呵~”沈书言轻笑一声,原来苏洛以为自己心理受了影响,害怕、恐惧。

其实她心理也没受多大的影响,只是当时还是蛮害怕的,过后就没什么呢。

不过有他在,她莫名的安心。

祁警官将沈书言所说的重点写在了本上,写完后,手转动着笔,看着沈书言,继续询问:“沈小姐,我有个问题,李莉是怎么进入您屋子的,根据当时的警察调查,屋子一楼全是封闭的,二楼她一个女孩子不借助工具是爬不上去的。”

这是一个疑点。

沈书言任由苏洛轻拍的她的手背,扯了扯嘴角,想到昨晚的事情,倏然笑了两声:“还不是我善良,外卖员摔倒,我好心去扶,她到给我摆了一道,给我来了个调虎离山,趁去扶她的间隙,私生就从我开着的大门溜进去。”

“那个外卖员也是个共犯。”沈书言敢肯定,李莉肯定在她小区蹲了很久了,知道了她有点外卖的习惯,所以可能给了点钱,串通好了外卖员。

但是让沈书言头疼的是,景苑的安保措施很严,李莉是怎么进来的?

祁警官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被苏洛给抢先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嘛,不管出去倒垃圾还是干什么,大门都要关上,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我…忘记了。”沈书言难得乖,也不反驳,低着头,任由苏洛教训她。

苏洛舍不得说重话,无奈叹气,顺势揉了一把她的脑袋:“下次记住,除非我在的时候。”

“哦。”

“听见没?”

“听见了。”

苏洛满意的嘴角勾勒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未能开口说话的祁警官:“……”

无形中吃了一顿狗粮。

“这里是警局,你们两位想做或者要说什么事情回家说,回家做。”祁警官扯出一抹不失礼貌的微笑,只要别在他面前撒狗粮就行。

祁警官的语气,明显就把两人自动误会成了正在热恋的情侣。

苏洛和沈书言也理解到了祁警官话的意思,两人默契的都没有反驳。

只是沈书言偷偷瞄了一眼苏洛的俊脸,面无表情的,她心底顿时涌上失落感,不过很快就移开了视线,不再看向那张冷脸。

后面,祁警官提问,沈书言回答。

“好了,我已经知道大致的原因了。”祁警官合上本子。

这时,房门被敲,祁警官闻声看过去,颔首:“怎么了?”

沈书言也顺势看过去,敲门的正好是在前台工作的那位女民警。

女刑警看了眼无关的两人,也不是什么重要机密,就直接说明了:“我们给李莉的母亲给打了一支镇定剂,她已经睡过去了。”

因为太吵,情绪激动,所以才打了镇定剂,可以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毕竟从昨晚就连夜坐火车,今早才来到了主城,不眠不夜,不吃不喝。

“好,我知道了。”祁警官摆手,示意她下去。

女警官走后,办公室陷入一片寂静。祁警官叹了口气,主动开口:“李莉的母亲是个可怜人,老公车祸出事,她又是个残疾人,右耳缺失,靠着做清洁工的工作,月入四千,全部都花了她女儿身上。”

在a市这样的大城市,清洁工4000的工资,根本就不够生活的。

“可她女儿用母亲的钱来……。”祁警官看向苏洛,没再说话。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三人都心知肚明。

沈书言听完,嘲讽的笑了一声,掀开眸子,眼底是冷漠的:“所以祁警官是想让我不起诉私生,私了?”

“我没有。”祁警官否认。

“您说这番话的意义不就是这样的?”沈书言冷笑一声,“想让我放了伤害我的人。”

苏洛眯了眯眸子,嗓音没什么温度:“你是警官,做好你自己分内的事情,其他事情与你无关,别多管闲事。”

瞧瞧,好护沈书言。

“没错,我是想让你们私了。”祁警官承认了,“是我过界了,知道不应该偏袒被告方,但是沈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

“砸坏的客厅的东西,以他们的能力赔一辈子都赔不起。”

沈书言气笑了。

苏洛安抚的捏了捏她的手指,给她顺毛。

大概是苏洛的顺毛起了作用,沈书言似笑非笑道:“祁警官是在道德绑架我?”

“不是。”又是否认,之后再次重复那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不必再提醒我。”沈书言语气重了一个度,旁边的苏洛能看出来,沈书言强压着怒气。

也是,先前被李莉的母亲道德绑架,现在又被警察道德绑架,怎么可能不生气。

“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提过让李莉以及她家属赔偿我几个亿,我说的都是她跟踪我,寄恐吓信,擅闯民宅的事情。”沈书言闭了闭眼睛,来了警局真麻烦,还让她心情都不愉快了。

“祁先生。”这三字个苏洛咬的很重,他甚至都不想称呼他为警察,“作为一个警察,不站在公正的角度说,却偏向罪恶的一方,看来你这的位置可以让人了。”

整个a市都是苏家和傅家说的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