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这个阴阳先生是反派 > 第0031章 第二关(一)

第0031章 第二关(一)

我这一觉,足足睡了有一天一宿。

等我醒过来时,感觉就是……饿……除了饿,还是饿。

我看了眼时间,早上八点。

就寻思着看看老头子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

便出了房门。

正好路过沐星的房间,发现房门开着,打眼一瞧,见沐星此刻正坐在床上看书呢。

旁边桌子上还放着那只小狼崽子,一旁还有个奶瓶,看来是刚喂完不久。

沐星也看见了我,跟我打了声招呼。

“大叔早,一楼厨房有粥,自己去盛。”

我回问道:“你吃了么?”

“吃过了,你先去吃饭,然后来一下,我这里有几个地方看不明白。”

我点点头“嗯”了一声,就去了厨房。

粥在电饭锅里,还有半锅,旁边还有一碗咸菜。

我就着咸菜将剩下的半锅粥喝了个干净,这才觉得有八分饱。

吃完饭,我回到沐星的房间。

问道:“刘老头呢?”

沐星解释道:“师父说,谐音寺招灾,他过去帮忙重建。

你们爷俩真的是,祸祸完人家,还得让人家谢谢你,真是绝了。”

擦!还帮忙重建?这老头说的好听,指不定就是去看人家笑话去了。

我“嘿嘿”一笑,看着沐星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样子,便觉得有趣。

突然,我发现,沐星的灵台处,隐隐有浮光闪现,虽然很微弱,但确实是有。

我直勾勾的盯了半晌,确认我没有看错。

沐星此刻也发现了我在盯着她,摸了摸脸:“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

我试探着问道:“你……功法入门了?”

沐星思考了一下,摇了摇头:“不知道,因为这些书我都看不懂,就问了一下师父,然后师父在我脑门儿上点了一下,等我回去的时候,就能看懂个大概了。”

我:“……”

嘿!这老头!我才是亲徒弟吧?我当年怎么就没这待遇?

“你刚才说,还有几个地方看不懂?是哪里?”

等我逐一给沐星解答之后,她这才放下书,伸了个懒腰。

紧跟着,沐星一拍脑袋。

“瞧我这记性,师父说,在楼下大堂里,给你留了个字条,说是第二关的内容。”

我一招手,“那走吧,一起去看看。”

到了楼下,我打开纸条,上面只有一串电话号码。

和一个名字,徐河。

我和沐星对视一眼,沐星把电话递给我,我直接拨了过去。

“喂,是徐河么?”

对面传来了一个雄厚的男子声音。

“对,哪位?”

“刘老头给的电话。”

对面一阵疑惑。

“刘老头?刘……你说的刘大师吧?请问您是刘大师的……”

我解释道:“我是他徒弟……”

听到我是刘老头的徒弟,对面一下子就奉承了起来。

“哎呦,原来是刘大师的高徒,失敬失敬。”

听他的语气,我就知道,这家伙是遇上了麻烦,不知道从哪得来的消息,找上了我的师父。

且结合我师父昨天说的话,多半是与阴阳眼有关。

我连忙道:“我师父现在有要事在身抽不开空,你给我个地址,什么事儿咱们当面聊。”

对面连连答应:“那好,那好,我家在长安市,平安街……”

万事,宜早不宜迟,迟则生变。

我记下了地址,与沐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了门。

这回我们是轻装上阵,我除了判官笔和一系列黄符,再就是把人屠剑背在了身上。

沐星只带了两个包,里边装着小狼崽子和它要吃喝的一系列用具,以及我给她找的一揽子书。

其余的,便只准备了些简单的吃喝,和一套换洗的衣服。

我收拾的时候,才发现,别看刘老头是一个人住,可家里一应物品是真的齐全。

别墅的地下室有一个仓库,那里就和一个小超市似的,要啥有啥。

我和徐河约的时间是后天上午。

毕竟从这里到山下,再到长安市,还有不远的距离。

我们到山下已经是晚上了。

之前我们在这里停了一辆面包车,就是来时候朱决帮我们租的那一辆。

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我便开车往附近的县城走。

当晚租了个宾馆休息,第二天一早才往长安市出发。

开车又是一天,傍晚的时候,我们在长安市的市区逛了逛,体验了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

休息一晚后,我们这才去了徐河的家。

徐河给的地址挺偏的,都快出市区了。

所以,我就以为他们家只是个普通人家。

到了之后才发现,这特么的是个别墅区。

门口保安直接就把我车给拦下了。

也对,一片豪车里突然混进去了一辆金杯,那确实有点扎眼。

我跟保安解释了半天,人家也不让进,最后还是给徐河打电话,让他出来接的。

等见了面,我就觉着徐河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徐河也在上下打量着我。

还是徐河率先开口,“你是……那天,山上别墅里给我说话的那个小伙子吧?”

我恍然大悟:“奥!是你啊!我就说觉着眼熟。”

原来,这个徐河,正是我刚上山时,见到的那个陪着刘老头还有智能老和尚斗地主的老板。

徐河连忙伸出手,“幸会幸会,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轻轻握了一下,表示礼貌。

“陆偏堂。”

然后我指了指身边的沐星。

“这是我师妹,沐星,来这一起看看。”

徐河连忙堆着笑,道:“幸会!幸会!

二位快请进,眼看着中午了,我特意请了个私房菜的厨师,就是为了接待你们。

咱们先吃饭,有什么事,吃完饭再说。”

我摆了摆手,道:“饭呢,不急着吃,您先带我们过去看看事情,哪有来了不看事就先吃饭的道理?不合规矩。”

这不是我装犊子,而是我们这行确实有这个规矩。

师父从小告诉我,有多大能耐,端多大饭碗。

万一人家家里是真有事儿,你解决不了,并且还招摇撞骗,混吃混喝,便是与图财害命无异。

徐河见我态度坚决,把目光投向了沐星。

沐星道:“我听师兄的。”

徐河尴尬的笑了笑:“那行,那咱们就回去,等到家后,把事情说清楚了,再吃饭。”

到了徐河的家里,我便和徐河聊起了关于他们家的事情。

沐星则是在一旁喂着小狼崽子。

这小狼崽子比我想象中的要乖多了,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吃,而且体格也不错,很皮实,就差没把“我好养”三个字写身上了。

徐河说的很笼统,不过大概情况我也简单解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