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假太监:我为摄政王,女帝直接养胎 > 第23章 好妹妹们,哥哥来了

第23章 好妹妹们,哥哥来了

要不说会示弱的爷们有人疼呢?

谢安以退为进,这一通卖惨下来,那赵贵妃别说是责罚了,赏都赏不及呢!

“你为本宫办事,花些小钱也是理所应当的,本宫怎会责怪于你?”

赵贵妃轻笑一声。

跟着,又见她招了招手,将媛媛唤了过来,“媛媛,你给谢安准备一些钱财,免得他不便行事。”

“是。”

媛媛应了一声。

不多时,就见她抱着个小木箱回来,递向了跟前的谢安,“谢公公,这些是娘娘赏给你的,你可得记得娘娘的好啊!”

“那是自然!”

“小的定会百倍用心,绝不辜负娘娘的心意!”

谢安接过木箱,感受着那沉甸甸的滋味,心里头都快乐疯了!

上回光一个钱袋子,里头就装了上万两……这回整上了装钱工具,怎么着也得有几万两吧!

但!

贫穷还是限制了他的想象!

待谢安回到小院,打开小木箱一看……

乖乖!

这有钱人就是豪横啊!几十万两都能叫一些钱财?

“哈哈哈哈哈,发财了,发财了!”

谢安抱着个木箱子,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了。

眼下金大腿都保住了,自己还白嫖了几十万两银子……

啥也不说了,爷爱穿越,爷爱皇宫!

“谢公公,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

“是啊谢公公,你也跟我们四姐妹说说呗!”

这时候,听闻笑声的四名宫女也放下了手头上的活计,一脸好奇地凑了过来。

见状,谢安挑了挑眉,故意卖了个关子,“你们想知道啊?”

“想!”

“那还等什么?赶紧跟好哥哥表示表示啊!”

谢安嘿嘿一笑,特意把脸伸了过去。

这一撩拨,顿时将让白雪四人双颊绯红,娇嗔道:“谢公公好不要脸,又想占我们姐妹便宜了!”

“呸,不说就不说,我们才不稀罕听呢!”

“不听了不听了,好生无趣!”

瞧见没?

这娘们就不能惯着,一惯着就蹬鼻子上脸了!

想象她们刚跟着自己那会,别说是拒绝他了,哪一个不是唯唯诺诺的?

“那个……”

就在谢安搓着手,寻思怎么“欺负”这些小娘子的时候……

那青霜红着耳根,乖乖地迎了上去,在谢安脸上轻轻一啄,“好哥哥,你就告诉我们吧!”

“哎哟!”

这一亲,一软音,当真是甜到谢安心坎里去了。

“还得是我的青霜妹妹啊,真乖!”

谢安刮了刮青霜的鼻尖,顿时玩心大起,使坏道:“好妹妹,光你一个人亲了我可不够,还得她们三个都亲了才行呢!”

“你,你赖皮!”

青霜有些急了,小脸更是通红一片,“那我不要知道了!你就藏肚子里吧!”

一边说,她便赌气要走。

“哎哎哎,逗你玩呢,咋还真生气了?”

谢安赶紧上前拦住青霜,哄道:“好妹妹,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方才贵妃娘娘赏了我一个木箱子,里头全是金银珠宝……”说着,他又将桌上的木盒子打开,把珠宝首饰全拿了出来,大方道:“这些都送给你们了,拿去分了吧!”

“这么多首饰,你全都给我们了?”

白雪愣了愣,美眸中闪烁着惊喜。

“不然呢?”谢安扬唇一笑,顺势拿起一个玉簪戴在对方头上,“好物配美人,如此它才没有白来世间一趟!”

“油嘴滑舌。”

白雪俏脸一红,心里头却甜滋滋的。

待几人都分了喜欢的小玩意,谢安的手也闲不住了。

该搂搂,该抱抱,逮着一个算一个!

很快,小院中就传出了一阵阵的欢声笑语,好不热闹。

“臭小子!”

远处,藏匿于暗色中的百里风抱起酒坛,狠狠地灌了一口,羡慕道:“娘的,老子一个人在这盯梢,你小子倒是逍遥,亲一个还不够,还搂着四个一块亲!”

……

话分两头。

夜幕降临,月华初上,

帝都城外的一个草垛内,发出窸窸的声响。

不一会儿,就见一个身负重伤的男子从里头钻出。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朝廷通缉的前御前侍卫副统领-陈枫!

“嘶——”

动弹间,不慎扯开了左臂的伤口。

陈枫直抽冷气,额头上也沁出了丝丝冷汗。

“时间紧迫,得趁夜赶回神教才行!”

嘟囔一声,他也顾不上身上的伤势,偷了匹马便一路狂策!

足足花费了两个时辰,才算抵达了神教大营!

“陈副堂主?你这是怎么弄的?”

瞧见来人,虎皮椅上的中年男子微微一愣,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圣主……”

许是回归了大营,陈枫紧绷的神经一放松,那极强的眩晕感也随之袭来。

还不等他把话说完,登时就两眼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

见状,圣主眉头一拧,立即下令道:“快!快将鬼手神医请来,赶紧给陈副堂主救治!”

“是!”

得到指令,那一旁的手下也不敢耽搁,立即将鬼手神医带了过来。

待一番检查过后,鬼手神医暗暗松了一口气,禀告道:“圣主,陈副堂主伤势虽多,但好在都避开了致命处,只要好好上药,好好休养,不出三月便能恢复如初了!”

“无事便好。”

圣主点了点头,幽深的黑眸喜怒无形,“此番陈副堂主连夜回归,还身负重伤,我估计,很可能是祭祀大典上的行刺计划失败了。”

“啊?”

鬼手神医暗暗一惊,眼底都是藏不住的担忧,“陈副堂主在宫中潜伏多年,如今连他都暴露了,那神教安插在宫内的教徒,岂不是全都暴露了……”

“那也不一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