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李辰安钟离若水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试探

第七百六十八章 试探

吴国皇宫后宫。

行云阁。

吴帝站在那张书桌前,手里握着笔,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足足半盏茶的时间了,却迟迟没有落笔。

他面前的书案上摆着两张纸。

一张纸上已经写下了一行字,那是前些日子就已经写好的,上面写的是:

大悟忽闻钟,任教烟雨迷离,人当醒眼。

本以为这次洗剑楼之行令自己心中开阔,也已醒眼,却不料依旧写不出这一道合心意的下联来。

干脆又搁笔。

他转身看了看张静忠,想了想,“去将莫忘尘给朕叫来!”

“老奴遵旨!”

张静忠躬身退下,吴帝来到了茶台前煮上了一壶茶。

就在煮茶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唯一的那个女儿吴沁。

吴沁是姝妃所生,年十三,明年就及笄了。

那日自己六十大寿,沁儿的一番言语极有见地,嗯,女儿对李辰安的诗词极为喜欢。

对李辰安这小子,似乎也极为仰慕。

李辰安就在归园。

没料到这小子竟然是归园那位的儿子!

更没有料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藏着一个宁国的云安郡主!

这小子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在找回钟离若水之后就登基为帝……

他虽然失去了武功,却成为了宁国的皇帝!

在吴帝看来,江湖终究是江湖,再大的江湖,再高的高手,终究在朝廷的掌控之中。

所以李辰安没有了武功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那小子既然诗词文章天下无人能及,那这对联的下联不知道他能否对的出来。

明儿个就叫沁儿带着这上联去一趟归园。

两国既然已经结盟,若能将这盟约约束得更稳固一些当然是最好的。

联姻,显然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吴帝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张静忠带着莫忘尘走了进来。

吴帝收回了思绪,抬眼看向了莫忘尘,问了一句:

“安排的如何了?”

莫忘尘躬身一礼:“回陛下,正二房正三房两房皆按照陛下旨意去寻找钟离若水和樊梨花。”

“正一房带着皇上亲笔快马去了北府。”

“嗯……坐!”

“谢皇上!”

莫忘尘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吴帝的对面,吴帝收回了视线,取了一撮茶放入了茶盏,淡然的问了一句:“太子这些日子在做些什么?”

“……回皇上,太子偶尔会出宫去一趟秋庄看看那支龙卫军。”

“其余时间多在东宫,对了,太子前两日也去过一次即墨山下的草庐。”

吴帝眉间一蹙:“草庐居士冼悠之居住的那地方?”

“回皇上,正是。”

吴帝沉吟三息,“他的先生是云书贤,云书贤向来与冼悠之政见不合……他去拜访冼悠之,这是为何?”

“回皇上,据说太子殿下认为兼听则明。”

吴帝眉梢微微一扬,过了片刻才说了一句:“看来还不是那么不堪嘛!”

莫忘尘拱手一礼:“皇上……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这就是废话,朕莫非就不懂兼听则明么?说吧!”

“谢皇上!”

“臣以为,太子……太子提出削藩之策,这似乎不合皇上之意,但太子的出发点……臣掌握着机枢房,便知道一些机密事,故而臣认为此策并无不妥!”

吴帝拎着茶壶的手一顿,抬眼看向了莫忘尘:

“朕也没有认为此策不妥!”

莫忘尘又拱手道:“臣斗胆,臣觉得皇上最近的这些举措……”

“比如,调神鹰军入四两石大营。”

“比如,原本命北府大将军乌立统帅北府十万大军前往剑山,围剿剑山之中所有宁军,可在北府兵出征之后却又命北府兵去了西北边境……”

“臣以为而今宁国势弱,李辰安……他也就是个宁国的诗仙,并没有成为天下无敌的大宗师。”

“就算他是大宗师,那又如何?”

“夏国公府的夏花,皇上当知晓太子殿下对夏花之意,而今夏花成了天音阁的阁主,她对李辰安一往情深,皇上却与宁国结盟,这令太子殿下颜面何在?”

“臣、臣冒死一问,皇上是不是有了废黜东宫之意?”

吴帝的手在空中停了半晌。

直到莫忘尘说完,他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站在他身后的张静忠紧张了起来,他的手落在了袖袋里,里面有一把尺许长的短剑!

吴帝端起茶盏来吹了吹,就在那缥缈的茶烟里,他微微眯着眼睛看了看莫忘尘,“知道你的身份么?”

莫忘尘站了起来,躬身一礼:“臣知道!”

吴帝声音陡然大增:

“那你还敢责问朕的想法!”

“臣不敢!”

“臣非责问,仅仅是因为臣之不解!”

“太子入主东宫十余年,他何错之有?”

“就算是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皇上就不给太子一个机会?”

吴帝放下了茶盏,抬头看向了莫忘尘,忽的一笑:“如果朕不给他一个机会,你是大宗师,你敢对朕动手么?”

莫忘尘也抬起了头来。

“臣是皇上的犬,但臣以为……皇上原本不过问朝政这对吴国是极好的。”

“可皇上而今做的这些事……臣不解!”

“臣也知道皇上早就在怀疑臣,只因臣原本是齐皇后的人!”

“臣受齐皇后之恩,也本着为吴国之未来更好……臣再次斗胆向皇上说几句,”

“楚天极走了!”

“这宫里,只有臣是大宗师!”

“皇上您已年迈,为了维护吴国传承,臣恳求皇上……退位让贤!”

这话语里便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张静忠心肝儿一颤,“你这狗东西,好大的狗胆!”

“来人……!”

莫忘尘看向了张静忠,咧嘴一笑:“你这老东西不过是个半步大宗师,我要杀你,不过在数息之间!”

“另外,这行云阁里的大内高手,你喊破了喉咙也喊不来一个!”

张静忠亡魂大冒,他正要说话,吴帝却举起了一只手制止了他。

吴帝的脸上非但没有莫忘尘最想看到的惊慌失措的神色,反而是极致的平静。

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种令人心悸的平静!

他甚至又端起了茶盏来呷了一口,才又问了一句:

“是吴谦让你来杀朕的还是齐皇后派你来的?”

莫忘尘此刻反而心里一咯噔,“臣自己来的!”

“哦……莫忘尘,朕原本以为你真的是对朕最忠心的一条狗。狗,听命于主人即可,狗,不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意图干涉皇位传承的想法!”

“你说的没有错。”

“朕早就在怀疑你,另外,朕确实有了废黜东宫之想法。”

“你不应该如此冒然的,你这样一来……齐氏可就只能去冷宫里呆着等死,至于吴谦嘛……”

吴帝又拎起了茶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再抬眼时,眼里一片寒芒:

“该杀一些人了,不然啊,这鹰和犬都以为朕真的顺风都不能尿三尺了!”

莫忘尘豁然震惊!

此间只有三人!

张静忠虽然是半步大宗师,但他绝对挡不住自己在如此近的距离给皇上一剑!

但皇上此刻却如此淡然!

莫非……?

他面色一寒:“请皇上登天!”

他一剑刺了出去。

但他的剑却在刺出去的那一瞬间却又收了回来。

吴帝的后面有一面屏风。

此刻屏风已破。

那破了的屏风里走出了一个人。

莫忘尘握着剑看着那个人。

“楚天极!”吴国皇宫后宫。

行云阁。

吴帝站在那张书桌前,手里握着笔,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有足足半盏茶的时间了,却迟迟没有落笔。

他面前的书案上摆着两张纸。

一张纸上已经写下了一行字,那是前些日子就已经写好的,上面写的是:

大悟忽闻钟,任教烟雨迷离,人当醒眼。

本以为这次洗剑楼之行令自己心中开阔,也已醒眼,却不料依旧写不出这一道合心意的下联来。

干脆又搁笔。

他转身看了看张静忠,想了想,“去将莫忘尘给朕叫来!”

“老奴遵旨!”

张静忠躬身退下,吴帝来到了茶台前煮上了一壶茶。

就在煮茶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唯一的那个女儿吴沁。

吴沁是姝妃所生,年十三,明年就及笄了。

那日自己六十大寿,沁儿的一番言语极有见地,嗯,女儿对李辰安的诗词极为喜欢。

对李辰安这小子,似乎也极为仰慕。

李辰安就在归园。

没料到这小子竟然是归园那位的儿子!

更没有料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藏着一个宁国的云安郡主!

这小子既然下定了决心要在找回钟离若水之后就登基为帝……

他虽然失去了武功,却成为了宁国的皇帝!

在吴帝看来,江湖终究是江湖,再大的江湖,再高的高手,终究在朝廷的掌控之中。

所以李辰安没有了武功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那小子既然诗词文章天下无人能及,那这对联的下联不知道他能否对的出来。

明儿个就叫沁儿带着这上联去一趟归园。

两国既然已经结盟,若能将这盟约约束得更稳固一些当然是最好的。

联姻,显然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吴帝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张静忠带着莫忘尘走了进来。

吴帝收回了思绪,抬眼看向了莫忘尘,问了一句:

“安排的如何了?”

莫忘尘躬身一礼:“回陛下,正二房正三房两房皆按照陛下旨意去寻找钟离若水和樊梨花。”

“正一房带着皇上亲笔快马去了北府。”

“嗯……坐!”

“谢皇上!”

莫忘尘小心翼翼的坐在了吴帝的对面,吴帝收回了视线,取了一撮茶放入了茶盏,淡然的问了一句:“太子这些日子在做些什么?”

“……回皇上,太子偶尔会出宫去一趟秋庄看看那支龙卫军。”

“其余时间多在东宫,对了,太子前两日也去过一次即墨山下的草庐。”

吴帝眉间一蹙:“草庐居士冼悠之居住的那地方?”

“回皇上,正是。”

吴帝沉吟三息,“他的先生是云书贤,云书贤向来与冼悠之政见不合……他去拜访冼悠之,这是为何?”

“回皇上,据说太子殿下认为兼听则明。”

吴帝眉梢微微一扬,过了片刻才说了一句:“看来还不是那么不堪嘛!”

莫忘尘拱手一礼:“皇上……臣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这就是废话,朕莫非就不懂兼听则明么?说吧!”

“谢皇上!”

“臣以为,太子……太子提出削藩之策,这似乎不合皇上之意,但太子的出发点……臣掌握着机枢房,便知道一些机密事,故而臣认为此策并无不妥!”

吴帝拎着茶壶的手一顿,抬眼看向了莫忘尘:

“朕也没有认为此策不妥!”

莫忘尘又拱手道:“臣斗胆,臣觉得皇上最近的这些举措……”

“比如,调神鹰军入四两石大营。”

“比如,原本命北府大将军乌立统帅北府十万大军前往剑山,围剿剑山之中所有宁军,可在北府兵出征之后却又命北府兵去了西北边境……”

“臣以为而今宁国势弱,李辰安……他也就是个宁国的诗仙,并没有成为天下无敌的大宗师。”

“就算他是大宗师,那又如何?”

“夏国公府的夏花,皇上当知晓太子殿下对夏花之意,而今夏花成了天音阁的阁主,她对李辰安一往情深,皇上却与宁国结盟,这令太子殿下颜面何在?”

“臣、臣冒死一问,皇上是不是有了废黜东宫之意?”

吴帝的手在空中停了半晌。

直到莫忘尘说完,他才给自己斟了一杯茶。

站在他身后的张静忠紧张了起来,他的手落在了袖袋里,里面有一把尺许长的短剑!

吴帝端起茶盏来吹了吹,就在那缥缈的茶烟里,他微微眯着眼睛看了看莫忘尘,“知道你的身份么?”

莫忘尘站了起来,躬身一礼:“臣知道!”

吴帝声音陡然大增:

“那你还敢责问朕的想法!”

“臣不敢!”

“臣非责问,仅仅是因为臣之不解!”

“太子入主东宫十余年,他何错之有?”

“就算是有,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皇上就不给太子一个机会?”

吴帝放下了茶盏,抬头看向了莫忘尘,忽的一笑:“如果朕不给他一个机会,你是大宗师,你敢对朕动手么?”

莫忘尘也抬起了头来。

“臣是皇上的犬,但臣以为……皇上原本不过问朝政这对吴国是极好的。”

“可皇上而今做的这些事……臣不解!”

“臣也知道皇上早就在怀疑臣,只因臣原本是齐皇后的人!”

“臣受齐皇后之恩,也本着为吴国之未来更好……臣再次斗胆向皇上说几句,”

“楚天极走了!”

“这宫里,只有臣是大宗师!”

“皇上您已年迈,为了维护吴国传承,臣恳求皇上……退位让贤!”

这话语里便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张静忠心肝儿一颤,“你这狗东西,好大的狗胆!”

“来人……!”

莫忘尘看向了张静忠,咧嘴一笑:“你这老东西不过是个半步大宗师,我要杀你,不过在数息之间!”

“另外,这行云阁里的大内高手,你喊破了喉咙也喊不来一个!”

张静忠亡魂大冒,他正要说话,吴帝却举起了一只手制止了他。

吴帝的脸上非但没有莫忘尘最想看到的惊慌失措的神色,反而是极致的平静。

就像暴风雨来临之前的那种令人心悸的平静!

他甚至又端起了茶盏来呷了一口,才又问了一句:

“是吴谦让你来杀朕的还是齐皇后派你来的?”

莫忘尘此刻反而心里一咯噔,“臣自己来的!”

“哦……莫忘尘,朕原本以为你真的是对朕最忠心的一条狗。狗,听命于主人即可,狗,不应该有自己的想法!”

“尤其是像你这样的意图干涉皇位传承的想法!”

“你说的没有错。”

“朕早就在怀疑你,另外,朕确实有了废黜东宫之想法。”

“你不应该如此冒然的,你这样一来……齐氏可就只能去冷宫里呆着等死,至于吴谦嘛……”

吴帝又拎起了茶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再抬眼时,眼里一片寒芒:

“该杀一些人了,不然啊,这鹰和犬都以为朕真的顺风都不能尿三尺了!”

莫忘尘豁然震惊!

此间只有三人!

张静忠虽然是半步大宗师,但他绝对挡不住自己在如此近的距离给皇上一剑!

但皇上此刻却如此淡然!

莫非……?

他面色一寒:“请皇上登天!”

他一剑刺了出去。

但他的剑却在刺出去的那一瞬间却又收了回来。

吴帝的后面有一面屏风。

此刻屏风已破。

那破了的屏风里走出了一个人。

莫忘尘握着剑看着那个人。

“楚天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