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大威天龙:从兰若寺开始镇压万魔! > 第63章 极限反转

第63章 极限反转

第63章 极限反转

听着齐彩玲那略带讽刺的自嘲声,法玄不为所动,面容清冷,淡淡的开口。

“你不是死于你自己的同情心,是死于你造下的孽。”

“如果当初你没有潜伏进城府杀人,没有妄下杀孽,有何至于沦落到今天的地步?”

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齐彩玲捂着脸,不停的张狂大笑着,眼泪从眼角缓缓落下。

她,哭了?为什么?

法玄眉头紧促,有些困惑的看着齐彩玲,似乎在好奇她这样的举动。

“哈哈哈!讽刺!实在是太讽刺了!”

“这个老不死的杀了附近山中不知多少的妖怪!就连我的兄弟姐妹都难逃魔爪!”

“那时候你们这些和尚道士就没有我出来主持公道,现在我不过杀了几个罪孽深重的人,就欲杀之而后快吗?”

“你们人类,还真的是双标呢!”

冷冷的吐出这几句话,齐彩玲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向下一扯,呲啦一声。

血肉连带着皮肤一起被撕扯下来。

袒露在法玄面前的,不是依据血肉之躯,而是一个幽蓝色身后漂浮着六只尾巴的狐狸。

“这就是你的真身吗?”法玄有些感慨,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我还是好奇。”

“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我分明记得,九尾狐是没有吸食人心的习惯,还有,你到底是怎么伪装成人类的?”

幽兰色的尾巴在空气中飞舞着,齐彩玲冲着法玄微微一笑,语气略带狡黠。

“小和尚,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什么都知道吗?要不你猜猜看?”

捏着自己手里的佛珠,法玄嘴里轻声呢喃了一句。

“阿弥陀佛,贫僧得罪了。”

“陈老爷好吃精怪,齐夫人你,原本的真身应该就是附近的狐妖,却被城府的人强掳,最后剥皮,吃肉。”

似乎遇见了当时的情景,法玄的内心不由得有几分悸动。

“你很恨,你恨那样的魔鬼,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强大的怨念使你与食人鬼贴合,成为了一个全新的妖怪,是吗?”

食人鬼,强大怨念所化的鬼魂,可以吃人的心脏套上人皮来维持人形,只要心脏源源不断,食人鬼可以一直维持着人类的形象。

而陈府那些接二连三死去的下人和天人五衰的陈老爷,皆是被齐彩玲挖掉心脏,维持人形的牺牲品。

出于怨恨,齐彩玲吃掉陈老爷的心脏之后,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用自己的妖力吊着他。

一点点的,让他感受到死亡的痛苦。

天人五衰也,由此而来。

随着法玄的话音落下,齐彩玲舞动着自己的尾巴,空洞的眼眸似乎有些变了,看向法玄的眼神,仿佛在注视着情人。

“小和尚,你果然很聪明。”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在很早之前我就遇见了你,事情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闻言,法玄沉默了,他不知该如何回答齐彩玲这个问题。

或许命运就是如此,有些事情,本来就不公平。

喉结蠕动了一会儿,法玄看向齐彩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复杂,有些沉重的开口。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好人。”

“所以,我一会儿动手的时候会尽量利落,让你尽早投胎,尽早转世。在此之前,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齐彩玲面容平静,仿佛周遭的一切都无法入他的眼。

“没有了,动手吧。”

“趁我现在还不想还手……”

看着眼前的人儿,法玄迟迟下不去手,在他的心里,齐彩玲似乎总该说些什么,才能抹平他心中的遗憾。

“看着陈老爷痛苦,你就很开心吗?在你对无辜路人出手的时候,就不会有一点点的后悔吗?”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齐彩玲不愿多说,只是有些不耐的开口。

“够了,别废话了!”

“再说下去,我说不定就不想走了!你的修为那么高,我吃了你的心,说不定又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的人形!”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法玄没有再多说,一阵金光萦绕在法玄的周身。

空气中,隐隐想起一道低沉的龙吟声。

紧接着,一条金龙围绕着法玄的周围,到处乱窜,汹涌的佛力将整个房间摧残的摇摇欲坠。

“下辈子,做个好梦!”

“大威天龙!”

迅猛的攻击朝着齐彩玲的方向汹涌而去,一声龙吟,响彻天际,那强大的压迫感令周围的妖怪们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

眼眸微微闭紧,齐彩玲没有反抗,只是默默的等待着攻击的到来。

然而,几分钟过去,预料之中的疼痛感并没有传来。

有些困惑的睁开眼睛,齐彩玲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情景。

只见一个紫黑色的神秘大阵,瞬间将齐彩玲给笼罩,那一记大威天龙就被挡在了结界之外。

轰的一声巨响,结界被炸出一个裂口。

可惜,裂口只持续了短短的三四秒,就被结界自动修补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惹得法玄眉头紧蹙,他冷眼打量着周围的情景,大声呵斥着。

“谁!谁在角落里躲躲藏藏?还不快快显出原形!”

回应法玄的,只有一声接着一声的鼓掌声。

角落里,两个人影缓缓出现,瞬间让在场的二人大吃一惊。

“陈老爷?!”法玄有些惊讶,忍不住出声呵斥,“你这是要做什么?这个法阵难道是你的手笔吗?”

没错,刚刚从角落里走出来的,正是陈老爷和王婶二人。

王婶依旧是一副忠仆的模样,推着轮椅上的陈老爷,只不过,身上的衣服早已不是一般佣人的打扮。

而是换上了一件黄色的道袍。

在道教中,只有武功高强的道士才配身穿黄色的道袍。

居高临下的打量了法玄几眼,陈老爷看向法玄的眼神中,充满了蔑视。

“不错,夫人说的不错。”

“你这小和尚确实是有几分小聪明,没错,刚刚这个法阵确实是老夫的手笔!”

脸上写满了狠辣,陈老爷用自己阴鸷的眼眸打量着在场的二人。

“今天你们两个人,一个都跑不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