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一路小说 > 白四爷,夫人到处说你不做人 > 第381章 大婚太紧张了

第381章 大婚太紧张了

江怡结婚当天,来了非常多的人,酒店内外站满了人,各界的大佬无一例外,全部到场。

江怡看着镜中的自己,她这会心跳的很快,她已经很久没这么紧张过了。

婚礼是按照a国比较传统的方式举行的。

叶允澄等人堵在门口,齐月有些哭笑不得,她都这个年龄了,竟然还当上了伴娘。

刘念念已经把鞋藏好了,目的就是为了一会为难白桁,这么好的机会,她们怎么可能错过。

白烁应该算是男方那边的人,但是很遗憾,她叛变了。

白桁下了婚车,身后跟着二三十人,他们得帮忙接亲啊。

“一会缺德就看我和老徐的。”陆岁说着揽住了徐斯尘的肩膀,当初他结婚的时候,在场的各位有一个算一个,没少折腾他。

现在能还一个是一个,先从白桁下手。

裴修言本来不想参与,他平时喜静,但是白桁说他心眼多,必须带上,没办法,他只能跟着过来。

因为江怡的娘家人不多,堵正门的是一群白家的兄弟,桌子上摆着几十杯酒,喝完了才能进。

裴修言膝盖低了一下徐斯尘。

徐斯尘会意,用力撞了一下身边的云落雨。

所有人都防着徐斯尘和陆岁呢,但是没想到扑过来的是云落雨,人一下就慌了。

云落雨自己都没想到,他只是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白桁趁乱踢了桌子腿。

一会还有正事呢,喝多就耽误事了,但是又不能破坏欺负,这么一闹,更喜庆了。

当然,最后云落雨还是被罚了三杯,他喝完转过头看了一眼。

裴修言站在徐斯尘原来的位置,他自带正气,云落雨眉尾向上,奇了怪了,他被谁撞的...

“这关好过,一会可不能玩混的,不然回家都没法交代。”徐斯尘单手插着兜,他担心这帮大老粗伤着自己老婆。

陆岁拍了拍徐斯尘的肩膀,说的好像他老婆不在里面似的。

白桁一点都不担心,这不还有裴修言吗,带他来可不是为了吃席。

到楼上后,门被锁的严严实实,几个人想打都打不开。

江怡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外面吵吵嚷嚷的,叶允澄她们一个比一个激动。

徐斯尘蹲下身,将红包从门缝塞了进去。

这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身后的人不断递红包,他不断往里塞:“老婆,这都是老白的钱,不拿白不拿。”

李米芮转过身,耳根有些发红,显眼包...

“老婆,你也多拿点,回头换车钱有了。”陆岁趴在门边大喊,声音比徐斯尘还大。

屋子里传出笑声,这两人遇在一起,就是活宝。

“钥匙就在走廊上,看你们本事了,老公,你不许帮忙!”叶允澄大声道。

裴修言基本上是不能参与了,他刚要退到一边,就被白桁搂住了脖颈:“你跑什么,小声点不就完了。”

“我比较听话。”裴修言说完推了一下眼镜,证明他确实派不上用场了。

几个人已经开始翻了,什么地毯起来。

陆岁正看吊灯呢,他严重怀疑,他们把钥匙放在上面了。

白桁急的快要搓手了,自从要办婚礼,江怡就搬出去跟叶允澄她们同住了,这都好几天没见了。

白桁自己也在找,但东西都翻了个遍,就是没有。

徐斯尘看了裴修言一眼。

裴修言努了努下巴,但是没说话。

徐斯尘拽了拽白桁的衣袖,指了指,接着开始比手语。

白桁对酒店不熟,什么地方翻新过,他根本看不出来,但酒店是裴氏旗下的,一直都是徐斯尘管理的,想找出来就容易多了。

李米芮探头探脑的往外看。

“咔”一声。

门开了。

白桁第一个进了房间,徐斯尘拦腰将李米芮抱在怀里,紧接着接亲的人冲了进来。

她们说的钥匙,但这里是酒店,当然是房卡,上面贴着喜字沾着墙上,就算看见了,估计也当装饰物了。

而且就贴在门上,非常显眼的位置。

一开始江怡想在家的,但是没想到人太多了,为了方便还是选择了酒店。

不过家里也不是白装饰的,晚上是要回去的,至于白桁那边,就单独留给他们两个好了。

江怡坐在床上,她今天很漂亮,脸上画着恰到好处的淡妆,高定婚纱,皇冠上是几颗闪闪发亮的钻石。

跟绝大多数新娘一样,江怡不喜欢太高调了,这样就挺好的。

白桁站在床边,他们一路走来经历太多了,她可算穿上婚纱嫁给他了,虽然是补办的婚礼,但意义是一样的。

陆岁吻着刘念念的唇,人都让他亲迷糊了:“告诉老公,鞋放在哪了。”

刘念念刚要开口,直接被李米芮捂住了嘴:“可不能说在床底下。”

徐斯尘没忍住笑出声。

但是谁都没动,他们才不信,鞋会藏在床底下,他们一群人开始翻找。

江怡低着头,她被白桁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一旁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呢,多难为情。

裴修言半蹲下去,手在床边摸了摸,然后示意白桁去拿鞋。

“哎呀,裴教授。”李米芮跺了一下脚。

穿鞋的过程,白桁很上手,特别熟练,一看平时就没少给穿。

这边接了人,那边就已经准备好了。

江怡拉着白桁的手:“我上次这么紧张,还是从床上醒来,看到你。”

白桁压低声音在江怡耳边道:“那时候你一紧张就乱说话,还说把我得宝贝掉地上了。”

谁能想到,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最后能走在一起。

“虽然当年遇到的事情,一直是我的噩梦,但你不是。”江怡说着靠在了白桁的肩膀上。

白桁忍着吻上去的冲动,他全靠眷顾才能遇到她,娶到她...

路程不是很长,这里的仪式跟大多数有所不同,江怡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所以是白桁拉着他的手,直接走进去的。

江怡跟在他身边,他就是她最可靠,最信得过的人。

白妙妙捂着脸:“不行了,我只是看着都觉得紧张,这可怎么办啊。”她再过一个月也要结婚了。

“别担心,有我在。”司乡说着给白妙妙倒了杯果汁:“到时候,你就盯着我的脸。”

白妙妙记住了,但她还不如没记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